两老人投书《北仑新区时刊》呼吁殡葬从简

2015年4月24日,在白凤镇司前村参加一个简单的老人追悼会时,我被“两封老人的信《北仑新区时刊》”深深打动,这两封信要求简单的葬礼和安葬

2015。图为老人刘艾欣给本报的一封信。 (张徐丹照片)

本报记者张徐丹

记者刘桦

近日,记者收到肖春街昆汀村上刘社80岁老人刘艾欣的来信。整封信是用蓝色墨水写的,里面写满了四张纸,标题是《一次别开生面的悼念会……》,签名是刘艾欣和唐美丁。

刘艾欣来自刘赦昆汀村,唐美丁来自白凤镇白凤村。 2月27日,他们和北仑诗社、宁波曹寅诗社等文艺爱好者一起去白凤镇司前村参加好友杜维明的追悼会。 这封信介绍了杜维明先生简单的追悼仪式,叙述了老人的生活和事迹,表达了人们对老人杜维明的悲痛。 在信的结尾,我向所有文艺爱好者指出了刘艾欣的思想:通过这个草稿,我希望它能对农村复杂的丧葬仪式的改革起到一定的作用。

当参加追悼会时,许多朋友认为葬礼可以更简单。

前天,记者带了一封信到昆汀村上春树刘艾欣的家里,听取了这位老人关于简化殡葬程序的想法。 刘艾欣说,他们共同写了这封信,因为他们在杜维明的追悼会上感受很深。 “当我们和一群艺术爱好者一起去参加追悼会时,许多朋友觉得葬礼现在有点复杂。我们一致认为这很简单,需要改革,所以他们都建议我给报社写封信,看看能否呼吁市民简化葬礼,避免不必要的形式。 ”刘艾欣说道

据报道,在白凤镇司前村的杜维明追悼会上,只有花圈、悼词和默哀等简单的仪式。没有复杂的仪式,如练习,树脂佛经和鼓手邀请。 刘艾欣说:“原来,杜维明的孩子们也想邀请人们按照传统方法念经打鼓。后来,在我们一些老年人的建议下,它们被简化了。这也是对我们的一种尊重和理解。” “老人认为简单的殡葬可以节省时间、劳动和金钱。事实上,孩子活着的时候,孝顺更重要。

在刘艾欣、唐美丁等老一辈艺术爱好者看来,农村传统的丧葬仪式不仅需要花很多钱,而且很多环节过于复杂、费时费力。例如,道士、和尚和尼姑被邀请穿越,做事情,读尸体佛经,并邀请鼓队。 “我想请道士炼制学位,和尚完了完全可以救人,现在我们这里做炼制学位的很多人都不是道士,是假装的,很多人连佛经都读得乱 刘艾欣说:“此外,康复的实践和使用七星灯来延长寿命都是流于形式,没有实际意义。”。 “

阅读《尸体经》和邀请鼓吹队在刘艾欣看来也是可选的,但他认为公众会在葬礼仪式上暂时保留这两件物品。 作为当地的哀悼习俗,传播尸体的佛经流传已久。邀请鼓队不仅是一种习俗,也是村民们在死者死后举行盛大葬礼的愿望的体现,这是排场和面子。

“尸经和鼓吹队暂时难以舍弃,暂时可以保留。然而,随着道士培训价格的上涨,佛经和鼓吹队的价格也要高得多。 ”刘艾欣说道,“尤其请小号手,价格高得离谱,一个人要一两千元 "

刘艾欣坦率地说,葬礼仪式现在对一个家庭,特别是那些条件差的家庭有很大的经济压力。 然而,为了符合传统习俗并顾及他人的眼光,死者家属的子女不得不硬着头皮,还邀请僧尼念经和道士来修行,花费了大量的金钱。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一个人在没有生与死的情况下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好结果。孩子们不需要花这么多钱埋葬老人。死前的孝道比死后的风景更重要。 “

如今,社会上很多人会选择死后捐出自己的身体,这对刘艾欣来说非常有意义。 他笑着说,如果一个人死后留下的一副皮肤仍然可以发挥作用,那也是一种回归社会。 如果他将来死了,一些旧骨头仍然可以使用,他愿意捐献他的身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