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盘22年未交房 业主自嘲:想住进房而不是挂上墙

原标题:广州的一栋建筑已经22年没有交付使用了。广州黄埔区“澳大利亚别墅”住宅区的业主张凌烽因开发商资金不足,走上了维护自己权利的漫漫长路。

张凌烽刚满30岁就买下了房子。二十二年后,张凌烽仍然没有搬进新房子。

澳大利亚别墅社区。这篇文章中的所有图片都是由受访者提供的。澳大利亚别墅社区有2384名业主。除了大约30个已经得到住房的业主之外,其余的业主都不能住在新房子里。

2013年,广州市“烂尾楼”工作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澳洲山庄盘活重建工作方案》。澳大利亚别墅开发商广州奥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美公司”和“开发商”也简称“公司”)介绍广州方兴房地产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兴公司”)及其子公司合作开发。这也让业主暂时看到了希望。

《澳洲山庄盘活重建工作方案》 (Part)

澳大利亚别墅社区。这篇文章中的所有图片都是由受访者提供的。澳大利亚别墅社区有2384名业主。除了大约30个已经得到住房的业主之外,其余的业主都不能住在新房子里。

停滞的原因在于澳美公司和方兴公司尚未生产出“产权清晰、现状良好的地块”进行建设。土地利用问题不解决的,不能上报建设主管部门。

房主不知道他们要等多少年才能搬进新房子。一些业主嘲笑自己,希望重建成功后,他们会住在新房子里,而不是他们的肖像里。

开发商广告:首期38000元,无息分期付款

张凌烽和宋伟(化名)是澳洲别墅社区的业主,也是业主选举的维权代表。他们非常了解这个社区的情况。

张凌烽近日告诉澎湃新闻(20世纪90年代中期,广州奥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20年免息分期付款、首付款38000元、月付款488元”的诱人广告宣传澳大利亚别墅社区。

本项目位于广山高速公路金坑段旁的一座小山上,毗邻金坑水库和金坑森林公园,环境优美,山水相连。

1997年9月,张凌烽与开发商签订《澳洲山庄盘活重建工作方案》协议,在澳大利亚别墅小区购买58.35平方米的住宅单元,总价为178900元,每平方米3065元。

澳大利亚别墅社区分为甲、乙、丙、丁、戊五个区和一个拥有292栋建筑的别墅区。张凌烽买的房子位于开发区。

这是张凌烽的第一栋房子,但与她当时大约1万元的月收入相比,买这样的房子并不困难。

那一年,魏松还以38000元的首付买了一套和张凌烽一样大小和总价的房子。魏松说,澳大利亚别墅被定位为“度假屋”或“退休屋”。大多数业主是教师、工程师和其他收入较高的人,大多数是中老年人。

《房地产买卖契约》同意开发商在合同签订之日起两年内将房屋交付给业主。换句话说,张凌烽最迟将能在1999年9月收到该房间。

"当时首付款是38,000元,其余140,000元分期支付给开发商。1998年下半年,开发商发函要求业主改变付款方式,让我们去银行贷款。贷款利息将由开发商支付。”张凌烽说,1998年12月,她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向银行借了9.6万元,16年后还清。

根据魏松的说法,当时一些业主也选择将剩余的房价一次性交给开发商。大约有1600名业主选择去银行贷款。

当时,包括张凌烽和魏松在内的大多数业主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开发商财务问题的前兆。即使到了约定的交付日期,开发商也未能按时交付房屋,张凌烽等业主也没有提高警惕:“社区仍在建设中,开发商迟交房屋是常见现象。”

直到2000年9月,澳大利亚和美国公司停止支付业主贷款的利息,业主们惊慌失措。

烂尾楼。

不具备交付条件且未能取得房产证的“新房”。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澳大利亚别墅社区的业主开始了近20年来艰难的权利保护。

业主起诉开发商,要求开发商支付延期交货的违约金。尽管业主赢得了诉讼,但他们未能从资金不足的开发商处获得违约赔偿金。

2001年,开发商将不符合交付条件的房屋移交给一些业主。魏松介绍说,只有大约30名业主收到房子装修后搬进来。他说:“不能对所有的房屋进行消防检查和验收,还有一些其他问题,包括住宅区的配套设施。什么都没有,也没有房地产证。”

张凌烽回忆说,她花了20,000元打开后门,建了一个游泳池。由于她在番禺区又买了一栋房子,而且通常住在番禺的那栋房子里,张凌烽计划将来慢慢装修。

2003年8月,张凌烽因账户资金不足而停止每月付款。同年,张凌烽被银行告上法庭,要求偿还贷款本金、利息、逾期利息等。

其他未能按时偿还贷款的业主被银行起诉。魏松介绍说,许多业主要么补上开发商本应支付的利息。否则抵押贷款将被切断,房子将被银行拍卖。

张凌烽告诉澎湃新闻,由于商业问题和资金短缺,她不得不卖掉番禺的房子,才能偿还澳大利亚别墅的抵押贷款和违约赔偿金。最终,张凌烽在2015年4月还清了所有抵押贷款。在业主被银行起诉的同一年,澳大利亚别墅社区被彻底摧毁:项目被关闭,社区被切断水电供应。

当时,有225栋住宅楼被封顶(包括竣工),其余67栋正在建设和未竣工。

此后,业主们成立了一个QQ群来保护自己的权利,并开始向各个职能部门反映澳大利亚别墅的各种问题。这一问题也被列为一个重大的潜在不稳定问题,成为各省、市、区的一个重大信访案件。

在腐烂的房子里。

广州市宣布重建计划,开发商引进其他公司合作开发

营业额出现在2013年。

同年3月,广州市处置“烂尾楼”专责小组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房地产买卖契约》(以下简称《澳洲山庄盘活重建工作方案》)。

《重建方案》表示,1992年,澳美公司征用了当时增城县城龙镇金坑村约1000亩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此后,由于项目用地红线重叠、缺乏消防验收条件以及开发商资金中断后没有新资金进入,该建筑被放弃,所有买家都无法申请房产证。

《重建方案》表示,由于项目中的大部分建筑已经成为废墟超过十年,由于年久失修,存在安全隐患,影响了城市的整体景观。已建房屋的建设信息不完整,未经规划部门批准,不具备消防验收条件的。从办理房产证的角度来看,不可能进一步完善相关程序。萝岗区政府(注:澳大利亚别墅原本属于增城市,后来属于萝岗区,现在属于黄浦区)认为,为了彻底解决历史遗留的问题,项目的重新规划和不符合规划的房屋整体拆除重建是解决项目问题的较好途径。在与开发人员沟通后,他们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振兴。

《重建方案》写道:澳美公司引进广州方兴地产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兴公司”)及其子公司广州福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鼎公司”)合作开发,帮助解决资金问题。合作伙伴计划利用光山路附近10万平方米的未开发土地建设项目启动区,并计划建设约30万平方米的住宅及相关商业配套设施。方兴公司同意将本项目的住房供应和回收资金用于滚动开发。此外,这家澳美公司还建造了一批待售别墅,有资金回流的空间。

此外,《重建方案》还列出了确保重建工作的9项措施,包括设立监测账户、协调法院采取“现场扣押”澳大利亚和美国公司资产的形式,以及加快相关行政审批程序。

《重建方案》让业主看到希望。

2015年,澳大利亚、美国和方兴未艾(福鼎)共同向土地规划部门提交了澳大利亚别墅重建的详细总体建设计划。

根据2015年11月6日(2015年)的《重建方案》报告,10月30日,数百名澳大利亚别墅业主返回澳大利亚别墅。鞭炮的声音和锣鼓的声音使得澳大利亚别墅的重建计划正式开始。站在别墅门口的红色充气拱门上写着:“澳大利亚别墅正在重获荣耀。”

文章还写道,澳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胡耀之告诉业主,两年后他们就可以住新房子了!

两个开发单位之间的争端持续“不会太久”。

澳大利亚别墅业主很快发现,等待他们的不是新房子,而是失望和愤怒。

据魏松和张凌烽等业主称,澳美公司与方兴公司有一系列纠纷。从首都到土地,双方都通过诉讼为自己的利益而战。"我们是利益无法得到最大保障的所有者。"

作为最后手段,业主们又走上了信访之路。他们只想知道:开发商承诺的新房子什么时候竣工?

业主没有想到这条维权之路已经持续了近4年。

2018年6月,原广州开发区国土资源规划局和原黄浦区国土资源规划局向魏松和张凌烽发出《广州日报》(以下简称《关于反映澳洲山庄盘活重建工作停滞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

《答复意见》记录了《答复意见》是开发建设单位、购买权益相关人员以及市、区政府普遍认可的重建工作计划。该计划要求开发建设单位按照市场运作模式应对澳大利亚别墅的振兴和重建。目前,它仍然是澳大利亚别墅重建的总体指导文件。主席团一直在根据工作计划积极推动其职能范围内的相关工作。

在回应请愿人关于推进重建工作困难的投诉时,《重建方案》表示,该局此前曾建议参与共同建设的开发单位应根据《答复意见》规定的工作框架,共同推进项目的实质性建设,以保护许多原始买家的利益。建议澳美公司和方兴公司(福鼎公司)以各自的名义选择产权清晰、现状良好的地块,在准备好相关材料后向局申请单体《重建方案》,并按程序完成消防、环保、住宅建设前的相关审批手续,方可开工建设。

然而,到目前为止,“标题清晰、现状良好的情节”尚未确定。

根据魏松、张凌烽等业主的介绍,最初,开发合作建设单位和业主都同意澳美公司作为开发建设第一阶段的主体,以017号土地证书开始地块的开发。

"这个网站相对来说是最干净的。一旦获得批准,就可以立即开始施工。”魏松说,因为方兴未艾坚持要先转让土地,在017地块建房子的计划失败了。

《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表示,2018年1月,澳大利亚和美国选择了编号为021的地块进行规划和建设咨询。然而,由于该地块被没收,施工也无法进行。

今年10月,澎湃新闻向广州黄埔区党委宣传部询问澳大利亚别墅重建的进展情况。黄浦区党委宣传部相关人员表示,此事可与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联系。

10月18日,广州黄浦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澳大利亚别墅重建的细节将由具体业务部门系统整理后回复。截至新闻稿发布时,澎湃新闻尚未收到详细回复。

开发商以侵犯名誉为由起诉业主,但被拒绝了。

更让张凌烽吃惊的是,方兴公司起诉张凌烽侵犯公司名誉,要求张凌烽停止侵权行为,道歉并赔偿100万元。

广州越秀区人民法院和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张凌烽的行为不构成侵犯名誉。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12月27日二审判决称,在整个案件中,原因是方兴公司与澳美公司就澳大利亚别墅物业的未竣工、重建和土地所有权问题发生的一系列纠纷。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12月27日二审判决(部分)写道:尽快推进澳大利亚别墅的重建是许多业主的愿望。作为澳大利亚别墅地产失败后的开发商介绍,方兴公司在诉讼过程中也多次表示,一直致力于推进澳大利亚别墅的重建。我希望双方能够抛开猜疑和偏见,保持和谐合理的沟通,共同致力于解决历史遗留的问题,让大多数业主尽快回家!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的房子拿回来。"张凌烽自嘲地说,当她在1997年买下这所房子时,她仍然是一个“女性文清”。今年,她成了一个精神受创的退休阿姨。

张凌烽说,他们,权利保护的所有者,有一句话最能代表他们的心声:“我们希望当重建成功时,住在新房子里的将是我们自己,而不是我们的肖像。我希望我们能坐在沙发上,而不是挂在墙上。”

旅法画家程益康作品展在巴黎巴比松画廊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