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千年木偶戏人气衰落演员月薪一两千无人愿传承

商业新闻-袖子上的水涨了起来,眼睛突然转了过来。一个身高不到一米的木偶穿着漂亮的衣服骄傲地站在他身后唱歌 盛夏,脸色突然变了,大雨倾盆而下,落在窗外的树叶上。在一间旧教室里,三个学生和三个老师光着脚,一个接一个地走在木地板上。木偶表演者被用来诠释爱、恨、爱和复仇的故事,这些故事在沿海县城岭澳流传了几千年。 已经流传了近1000年的岭澳木偶戏,每月有1000到2000名演员。即便如此,具有“专业背景”的戏剧、影视专业(木偶戏方向)毕业生仍然很难找到。

见证了木偶剧全盛时期的艺术家随着观众变老了。木偶戏也变老了吗?

场景

对比学者不喜欢木偶戏中的木偶。

19岁的王志伟已经是木偶表演的新传统,穿着白衬衫,戴着白帽子。与木偶戏华丽的色彩相比,王志伟有点时尚。 2013年,王志伟初中毕业,在广东从事销售工作。六个月后,他听从父母的召唤,回到岭澳。他和父母一起务农,并在私人剧团学习化妆。 王志伟每月有十几场演出,他和剧团一起环游岭澳。2014年下半年,有一定表演经验的王志伟在家人的支持下,申请了岭澳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戏剧专业。 目前,他已经是公仔戏剧班的大二学生了。

岭澳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提供住宿,但戏剧专业的学生不住在学校。

“我很少来上课,有时半个月才来一次学校 ”王志伟坦言,平时他正忙着和剧团一起到处演出。从本月初到月底,他断断续续地在各种仪式上表演,如婚礼、庆典和开幕式。当他有空的时候,他回家帮忙做农活。 作为一名中等职业学校的学生,王志伟和其他学生一样,每月领取350元的生活津贴。

5月30日,在采访中,王志伟说了一些令记者震惊的话:“我对那些木偶不感兴趣。太无聊了。” 木偶戏只有老年人喜欢。 ”说话间隙,手机响起,王志伟低头刷起微信 从王志伟的角度来看,木偶戏的繁荣时代已经过去,它是一门艺术,但艺术观众逐渐老龄化,年轻的观众和演员在文化艺术欣赏上有了新的变化。

作为戏剧专业的学生,王志伟一直坚持不参与木偶剧的演出。 “我只喜欢化妆,剧团里的主角是蝙蝠侠少年,都是老年人 「

」你想成为主角吗?”记者问道

“不想 我只对化妆感兴趣。 谈到这条路上的未来,王志伟把手机叠在手心,抬起头,噘起嘴唇,望着窗外的大雨,微微有些失落:“我不知道,我们先这样生活吧。” “

我该为我的荒凉付钱给谁?

"站直,手臂伸直,肩膀抬高!"半个多世纪的冯一佳是这个班的形体老师,他手拉手指着班上唯一正在训练的男生戴晓强。 “你看,就是这样!”冯一佳把左手藏在身后,将右手向前推,直视眼睛,摇摇头。结果,一个小生境的生机和活力应运而生。 指路后,江穿上粉红色的戏服独自练习。冯一佳靠在教室墙边的栏杆上,但有些失望:“没有学生会来。” 过去,上课的人越来越多。后来,颁布了一项规定,禁止中学生骑电动摩托车上学。他们只是因为交通不便而没有来。 “冯一佳是一位老艺术家。经过多年的木偶剧教学,他开始感到困惑:“招生是个大问题。我们用岭澳方言唱木偶戏,其他地方的人听不懂。" 现在中等职业学校都去农村招生,竞争压力很大。我们必须去农村演出,当场感染他们,让那些想报名的人开车送他们的亲友一起报名。 岭澳中等职业技术学校自2009年成立以来,已经招收了103名学生,其中28名是第一届毕业生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仔戏剧班的注册人数呈下降趋势。

现状

发展尴尬中的教师木偶戏

木偶戏曾经辉煌一时。 老木偶戏艺术家王明亮回忆说,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岭澳木偶戏的表演市场开始慢慢萎缩,而岭澳木偶戏作为木偶戏的延伸版本,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及九十年代初,支持戏剧的表演增加,而木偶戏的表演则相对减少。 ”王明亮坦率地说,现在木偶戏很少,一年只有十几场表演。 “现在的演出,一般以临时演出为主 “木偶剧的非世袭持有者陈少金说,过去看木偶剧的人越来越多,观众的年龄跨度也很大。 然而,如今,喜欢看木偶剧的人主要是老年人,很少是年轻人。

"临高有10到20个木偶剧团,但其中一半主要在临高演出 ”陈少金遗憾地说,除了观众急剧减少、表演市场萎缩和剧团减少之外,现在愿意学习木偶戏的人越来越少了。 “过去,剧团里有很多人学习木偶剧,很多孩子愿意学习,但现在愿意学习木偶剧的人越来越少了。 “

校长不去找别人,遗产越来越少。

近年来,木偶剧色彩斑斓的服装逐渐从历史的光环中淡出。今天的艺术家和观众都是同一时代的“老一代”。当演员和观众一起变老时,新人很难取代他们,传统戏剧的吸引力也日益下降。

岭澳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王桓温表示,2009年,岭澳木偶戏专业是根据省CPPCC和省教育厅的相关要求设立的。 海南省委、省政府、岭澳县委、县政府每年给予木偶剧院相应的重大财政支持,足以满足办学需要。

虽然岭澳中等职业技术学校面向全省招生,但木偶戏专业学生难以覆盖全省是不争的事实。 “现在,被誉为中国文化精髓的京剧也受到了攻击,像木偶戏这样的小歌剧更难向前迈进 “困扰王桓温的是,木偶戏经过800年的传承,在木偶戏专业特别设立后,传承仍然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 “现在最令人不安的是学生的来源。如果生源规模不增加,专业就很难做大做强。 然而,木偶戏已经被岭澳方言所传承,很难走出地域局限。 我们不应该创新太多,否则我们将违背传统。 “

文化馆长毕业生要求月薪1000到2000英镑,但仍然失业。

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公仔剧面临着怎样的传承尴尬?岭澳县文化中心主任陈建荣坦言,岭澳木偶戏已经有近1000年的历史,一直是一种流行的艺术表现形式。 然而,像其他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传承中遇到的问题一样,岭澳木偶戏目前也面临着传承人不足的问题。 “现在愿意学习木偶剧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陈建荣严肃道,目前木偶戏中的演员主要依靠岭澳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培训

陈建荣回忆说,在过去,木偶戏一直是普通人生活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一年内,木偶戏表演了近200次。 但是现在,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经济水平不断提高,业余文化生活比过去更加丰富,人们可以选择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 木偶戏原本是人们业余文化生活的唯一选择,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众多娱乐方式之一,其地位已经下降。 “现在,十场表演,木偶戏表演最多可以有三四场 "

人偶戏的演员待遇比较低,这也是个问题。陈建荣称,过去,演一场人偶戏不过几百块钱,演员演一场也不过才能拿到10块20块钱的报酬。“现在,一场人偶戏的演出,还不到2000块钱,有的老板会给的多些,但是也不到3000块钱。”陈建荣认真道,即使县文化馆邀请剧团下乡演出,每场也不过2700元-2800元的补贴。这些演出费用,再分到个人手中,几乎没有剩余。因为经费较少,因此,剧团的灯光、音响等设备比较陈旧,而陈旧的舞台设备,导致演出效果不佳,观众的兴趣自然会降低,而这又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由此,导致临高县的木偶剧团减少。陈建荣回忆,过去,临高县的木偶剧团多达30多个,但是因为演出市场不景气,慢慢地,部分剧团倒闭了,如今临高县仅剩6个临剧剧团,7个木偶剧剧团。“13家剧团中,12家都是民营剧团。”

海南省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处数据显示,临高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目前在校生共16人。该处副处长路剑威介绍,为支持该专业发展,省教育厅放宽了对人偶戏学员年龄的限制,省教育厅投资数十万元,前些年,给这个专业所在的学校建设相应的教学场地和实训室,但招生仍然困难。目前,戏剧专业(人偶剧方向)每年招生都在个位数,即便如此,市场需求也难以消化这每年仅有的几名毕业生。

临高县文化部门正积极探索传承新方式

人偶戏也曾有春天如同梦一场

追忆人偶戏也曾有“春天”

王明亮是临高县木偶剧团的老艺人。1978年,20岁的王明亮,进入该剧团当人偶戏演员。由于其勤奋好学,很快便掌握了多项技艺,成为团里的多面手。不久,自然而然地成了台柱子。

从艺30多年,王明亮对于人偶戏的发展感触颇深。他回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曾被禁演的临高人偶戏重新登台,并迅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那时候,临高各村镇逢年过节,抑或是家里有喜事,均会请人偶戏剧团前来演出。

“一场人偶戏200多元,哪个村子有人偶戏,能把周边十里八村的人都吸引过来。”王明亮笑呵呵地说。“1978年,人偶戏剧团恢复重建,当时人们的文化生活比较单一。”王明亮还记得,当时,人偶戏的演出主要是在晚上。观众们为了能够近距离地看人偶戏,从傍晚时分就开始到演出现场占位置。演出开始后,台下的观众“人山人海”。王明亮称,过去的人偶戏观众很多,有时候,台下的观众能达到几千人,甚至上万人。孩子们都睡得早,但是人偶戏的演出需要两三个小时,打瞌睡的孩子就趴在父母怀里呼呼大睡,而犯困的大人们也舍不得离开,在台下勉强撑着,一边打瞌睡,一边看戏。

临高人偶戏非遗传承人陈少金今年50多岁。谈起过去,陈少金满脸都是骄傲。1980年,年仅20岁的陈少金进入临高县木偶剧团学习人偶戏。从小热爱文艺的她,很快便挑起了大梁。她表示,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人偶戏十分火爆,剧团一年有200多场演出,临高的每个村子每年都要演出两三场。当时,他们还曾经到定安、屯昌、保亭等市县演出,甚至前往北京、上海等地。那时,上至80岁的老人,下至几岁的稚童,但凡有人偶戏的演出,都会赶到演出现场,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看。当时,学人偶戏表演的人也很多。陈少金说,她从1995年开始带徒弟,如今已经记不清带了多少学生。

“后来,除了人偶戏,还出现了临剧。”陈少金坦言,临剧是由人偶戏创新而成,与人偶戏一样,都是用临高方言进行表演,但不同的是,临剧是人的演出,而人偶戏是人与木偶的结合。

临高县文化馆馆长陈建荣,是土生土长的临高人。在他的印象中,年少时,人偶戏曾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几乎每个公社都有12个剧团。”陈建荣回忆称,当时,全县有30多个木偶剧团,都是个人组织的。那时候,人偶戏的演出队伍很多,一年演出的场次也多。

未来人偶戏或成独门绝艺

陈建荣坦言,人偶戏以方言为主,主要以口头传播为传承方式,因此,其传承有一定难度。如今,在临高,愿意学人偶戏的人并不多,人偶戏的演员多为40岁以上的中年人,年轻人较少。在学习人偶戏的人群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剧团演员的子女。在临高,甚至已经出现了家族性剧团。

“因为很少有人愿意学人偶戏,所以有的剧团演员,就动员自己家族的人学习人偶戏,通过家里人的学习进行传承和演出,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家族式的剧团。”陈建荣坦言,如果人偶戏还得不到重视,没有人愿意学习,今后,或许会成为一项独门绝艺,仅在一些家族中代代传承。

为了更好地传承人偶戏,陈建荣透露,除了由临高县中等职业学校培养专业人才外,临高县文化馆如今也在积极探索传承方式。“我们打算做传统的剧本。”陈建荣说,为了方便学生学习人偶戏,临高县文化馆正在积极制作人偶戏剧本,目前打算做十期,每期包含十个剧本。“第一期,将于6月至7月出版。”

分享到一键通微信新浪腾讯QQ空间i贴吧

责任编辑:陈虹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