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不宜用发特别国债或提高电价附加来解决光伏补贴缺口

?

财政部的官方网站“两届会议”提出了应对专栏中宣布的一系列有关光伏补贴欠款的答复发布信息的提案,以解决巨大的光伏补贴缺口,发行特别的国债,并增加价格征收标准。可以执行。此外,财政补贴已接近履行其在新能源发展中的历史使命。

财政部响应全国人大几名代表的建议,表示中央政府一直在积极支持可再生能源的生产。根据《可再生能源法》的要求,财政部和有关部门相继出台了《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和《关于分布式光伏发电实行按照电量补贴政策等有关问题的通知》等措施,明确了有关可再生能源价格附加征收和使用的有关政策。根据相关措施,2012年以来,财政部累计安排补贴资金超过4,500亿元,其中2019年安排866亿元(注:中央光伏发电支出351.05亿元)元)。

“在固定电价补贴政策的支持下,中国的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产业发展迅速,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为能源结构的调整做出了杰出的贡献。风电,光伏新装机容量和累积装机容量继续保持世界领先地位。截至2019年4月,电网拥有1.9亿千瓦的风力发电,1.81亿千瓦的光伏发电和1,933万千瓦的生物质能发电,财政部说。

随着风能装机容量的迅速增加,可再生能源价格收支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严重的补贴拖欠已成为行业规范。根据光伏产业协会今年初发布的统计数据,预计2018年光伏补贴缺口将超过600亿元,光伏和风电等可再生能源补贴总额将超过1400亿元。

财政部解释说,可再生能源价格受收支两条线管理。电网企业每个月都会将可再生能源价格附加到财务账户中,财政部会定期分配可再生能源补充资金。目前,部分企业资金申请周期较长的主要原因是补贴资金缺口较大。为了解决补贴缺口,财政部和有关部门积极研究并提出了有关方案,并多次向国务院领导汇报。下一步,财政部计划与有关部门逐步调整补贴政策。

其中,对于新项目,首先是积极推进平价互联网项目。目前,已经公布了总价为2076万千瓦的在线平价项目。二是调整优化发展速度,增加竞争分配,明确新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必须通过竞争分配,优先考虑补贴强度低的项目,有效降低新项目的补贴强度。第三,价格主管部门积极完善价格形成机制,促进补贴强度的降低。 2019年和2020年新的陆上风电的最低指导价分别降至每千瓦时0.34元和0.29元,在某些地区已经较低。燃煤基准电价;新的光伏发电项目2019年的指导价已降至每千瓦时0.4元,可通过增加竞争分配进一步降低补贴强度。通过以上措施,可以有效减少新项目所需的补贴资金,减轻补贴缺口的扩大。

对于库存项目,首先是打开目录管理,电网企业确认符合补贴条件的项目,简化支出过程;二是通过“绿卡”交易和市场交易减少补贴需求。税务部门保持沟通,以进一步加强对可再生能源关税的额外征收,并增加补贴资金的收入。通过以上措施,可以逐步缓解存量项目的补贴压力。

在《财政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9258号建议的答复》,财政部专门回应了人大代表提出的两个补贴缺口的可行性:

对于发行支持光伏发电企业的政府专项债券的意见,财政部认为有必要解决对光伏发电企业补贴的问题,但是否采用政府专项债券应进行认真研究。首先,特殊国债由国家信贷担保,这通常用于特定领域,并且需要相应的资产规模来保证正常的债务偿还。一般而言,市场部门主要依靠自己的监管解决方案,而不是依靠公共财政基金,包括国债和特殊国债。其次,在非特殊时期或有特殊困难时,特殊国债具有强烈的市场信号。不应该被激活。

关于提高可再生能源关税附加标准,财政部表示,近年来,针对可再生能源开发资金的巨大缺口,对可再生能源关税附加标准进行了多次调整,从最初的0.2点/千瓦时提高到目前的1.9点/千瓦时,增长了近10倍。近年来,国家实施了一系列减税减费政策,不断减轻企业负担。在目前的情况下,暂时不可能提高额外的价格征费标准。下一步,将根据经济发展和企业负担能力等因素,及时研究相关政策。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编辑器:DF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