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燃料电池车发展再引争议 大规模应用或尚待时日

?

被誉为“新能源汽车的终极解决方案”的氢燃料电池汽车最近引起了争议。在最近举行的2019年TEDA汽车论坛上,财政部经济发展司一级检查员宋秋玲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的燃料电池汽车还没有突破核心技术和零部件技术,基础设施建设是不足,缺少标准法规,并且使用氢气作为能源管理系统尚未建立,依此类推。目前,尚无大规模推广和应用的条件。”这一表述立即引起了业界的热烈讨论。与此同时,中国工程院院士杨玉生也质疑大型化的必要性。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大规模演示在他的演讲中认为,氢燃料电池汽车在远程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微型微型纯电动汽车之间更难以节能和减少排放车辆和增程电动车。

然而,与纯电动汽车相比,续航里程长,功率性能高,加油时间短,环保且无污染的氢燃料电池汽车曾经被业界称为“新能源汽车的终极解决方案” 。目前,该解决方案在中国的工业化中如何发展?开发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

燃料电池工业化过程

中国燃料电池研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但由于种种原因,中国一直致力于发展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新能源汽车产业。直到2014年,氢燃料电池被许多程序性文件(例如《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年)》《能源技术革命重点创新行动路线图》和《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依次列为关键开发任务或关键创新方向。在过去的两年中,人们对氢能和燃料电池汽车的关注增加了。从2018年初开始,国家能源投资集团牵头,国家电网公司等中央企业参加了中国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创新战略联盟。到今年年底,氢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一次,在整个国家掀起了氢燃料电池汽车发展的热潮。目前,中国已有23个省市相继发布了发展氢能和燃料电池的计划。但是,最好的基础是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以广东为核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以及由清华大学,北京益华通公司和郑州宇通客车(600066)支持的北部地区。并以冬奥会为突破口的张家口地区。

此外,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宜化通,美津能源(000723,股),厚浦股份(300,471股),凯龙股份(002783,股),所有柴股份及其他上市公司的总投资额氢能领域不少于260亿元。仅在2019年上半年,国内对氢能工业园区,氢燃料电池汽车及相关原材料项目的投资计划就超过2000亿元。

目前,氢燃料电池技术在中国的应用已在商用车上取得突破,并在中国一些沿海城市和发达地区实现了规模推广和应用。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中国氢燃料电池的产销量分别为1176和1106。推广和应用了3000多辆燃料电池汽车,近30个加氢站已投入运营。

根据计划,中国计划到2025年推广50,000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建设300个加氢站。到2030年,我们将推广100万辆氢燃料电池汽车,建设1,000个加氢站。

有什么问题?

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的发展不仅使其在商用汽车上取得技术突破,而且在某些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推广和应用。但是,对此技术的仔细分析在开发过程中暴露了很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缺少关键组件和技术成本问题。

首先,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中国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在基础材料和关键零部件方面仍存在较大差距。质子交换膜,催化剂,复写纸/复写碳布,空气压缩机和氢气喷射泵等关键组件和材料尚不具备批量生产能力,需要进口。在燃料电池行业的初始阶段,使用进口组件组装是可行的途径之一。但是,如果由于长期依赖进口而不能提高自主性,那么燃料电池行业将陷入空洞的技术状态。

第二,技术和成本也是一个大问题。目前,仍然缺乏节能,低排放的制氢方法。氢的安全运输,分配和储存也面临投资和能耗问题。

中国科学院和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指出,中国发展氢燃料电池汽车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氢能源技术和成本。 “中国的氢能源技术落后于燃料电池技术。碱性氢电解技术,压缩机,氢液化等传统氢能源技术效率低,成本高,整个产业链需要共同推动技术突破。” p>据了解,2018年国产燃料电池汽车的综合制造成本约为150万元,而性能相仿的电动汽车和燃料汽车的成本仅为制造成本的1/6和1/10。燃料电池汽车。另外,燃料电池汽车的成本主要体现在氢气生产,储存,运输和加注的成本上。但是,中国的氢气运输仍然是危险的产品,一次只能运输200KG。对于货车,基本上是空的。运行,根本没有经济。

未来将走向何方?

受自身问题和外部因素影响深远的氢燃料电池汽车,未来应走向何方?

在经历了多方争论后,业界普遍认为,燃料电池汽车和纯电动汽车技术特点不同,有各自适合应用的场景,未来应该是互补、共存,而不是替代的关系。

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也指出,要因地制宜开展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应用。“纯电动、混合动力、燃料电池汽车各有优势,应根据发展环境、发展目标,坚持市场导向,减少行政干预。”

蔡团结建议到,要集中开展氢燃料电池关键技术的攻关,明确氢燃料电池技术路线,实行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据其透露,借助2022年冬奥会契机,目前相关部门正和北京、河北等有关部门确定氢燃料电池的技术路线,加快相关关键技术的研发。

中国工程院院士衣宝廉表示,燃料电池车想要实现大面积的应用,其造价要达到锂电池电动车的水平,行驶费用要达到燃油车的水平,预计仍需要3年-5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实现。

对于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技术突破,其具体指出,应尽快实现关键材料、电催化剂、质子交换膜、双极板等批量生产,为降低电堆成本和提高电堆一致性奠定基础,同时,提高电堆的比功率,降低电堆成本和铂用量,并进一步提高电堆的可靠性和耐久性,希望我国在2023-2025年把燃料电池车的成本降到跟锂离子电池车比较近的水平。

(责任编辑:刘嵩 HA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