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女孩在家中被杀焚尸,疑点重重,为何男方向女方家人隐瞒凶手身份近1年

   21:21

  来源:北方网

新婚女孩在家中被杀焚尸,疑点重重,为何男方向女方家人隐瞒凶手身份近1年

  失去了女儿的何家,一直以为女儿被杀后焚尸只是一场歹徒行凶的意外。但庭审前,当何家知道了凶手的真实身份后,心中却反而生起了疑团。

  2018年6月,家住温州乐清的何家二女儿何某霜嫁给同为温州人的郑浩,并随其家人来到天津定居。何某霜的大姐何倩说,意外发生在4个月以后的10月23日,何某霜独自在家,凶手携带榔头、汽油等物来到何某霜住处,将独自在家的何某霜锤死并浇上汽油放火焚烧。

  6ca42c9cd0c444d39d462a653df8ffbf.jpeg

  案发现场(何家提供)

  事发后,何某霜的家人赶到天津,详细了解情况后,由郑浩一家跟进警方调查情况,从事发至庭审的9个月里,何家从郑家人口中得知的凶手一直是素不相识之人。但今年7月,何家人从新聘请的律师那里得知,残忍杀害何某霜的凶手,是在郑家经营的灯饰店工作的营业员的爱人,与郑家有往来且郑家人早已知晓。

  7月31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放火罪对何某霜被杀害一案进行了公开审理,何家人悉数到场参加庭审,却发现除了凶手身份,案情还有很多疑问。为什么跟进案情的郑家人没有告诉何家人凶手的真正身份?凶手说并未拿走何某霜手机,可案发后手机并未找到,到底手机去了哪里?在审讯笔录中凶手曾称携带汽油和衣物,为何抢劫要带着汽油和衣物?带着何家人的这些疑问,津云记者展开了调查。

  【何家】

  得知凶手身份让人起疑

  庭审现场发现案件疑点

  2018年10月23日,在新婚4个月后,何某霜在天津市河东区的住所内被残忍杀害,何某霜家人闻讯赶到。弟弟何阳回忆说,2018年10月24日下午1点多,他第一次进入二姐在天津的住处,房内除了卧室,其他房间没有被明火波及,但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卧室里的床烧得只剩了床垫弹簧,空调、电视都有明显被高温烤化的痕迹,“后来我们在医院太平间看到了二姐,只能通过脸型辨认,样子都看不太出来了。”

  何倩说,何家痛失爱女,郑浩一家主动承担起了跟进公检法等方面进展的所有工作,“我妹嫁入了他家,也是他们的亲人,所以对他们很信任,我们都回到了温州,他们一直说被抓获的凶手是素不相识的地板搬运工。”

  直到今年7月10日前后,郑家通知何家,何某霜被杀案会在7月31日开庭,何家得知郑家花了5000元钱聘请律师后,又花重金聘请了新的律师,在新律师看完卷宗了解案情后,何家才知道,凶手是已经在郑家所开灯饰店工作五六年的营业员刘琳的爱人于某泽,郑家人与其是认识的。

  7月31日开庭前,何家悉数赶到天津参加庭审,但庭审过程中,他们却发现了更多疑点。

  何倩说,庭审时凶手供述是入室抢劫,入室抢劫的目的是抢劫15万元现金来偿还18万元赌债,杀人是由于当场被何某霜认出了身份。

  “第一,凶手声称要入室抢劫15万元现金,为什么凶手能确认我妹夫家中存放了15万元现金?而且凶手之前的笔录中都说携带了汽油和衣物,为什么抢劫要带着汽油和衣物?第二,2018年3月郑母曾委托凶手更换地板,我妹都在场,前后与凶手有过3次交集,凶手进门时明知会被认出来的,为何还会继续抢劫?第三,我妹遇害后,她的手机一直没找到,凶手庭审时说没拿走手机,到底手机哪去了?手机里有没有与案情有关的内容?”何倩说,还有更重要的一个疑问,埋在了每一个何家人的心里,“庭审公开案情,郑母在案发第二天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整个笔录围绕着凶手展开,明确询问了男方一家与凶手是否有矛盾,我妹与凶手是否相识。郑母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中陈述了曾赠送旧床等物和更换家中木地板,并亲手支付凶手1000元安装费和搬运费。”

  从案发到公开庭审的9个月,何家与郑家沟通了解案情多次,“男方一家一直隐瞒凶手身份,让我们至今无法理解,他们到底在刻意隐瞒什么?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何倩说,从7月31日庭审结束至今,何家多次尝试联系郑家,希望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男方一家人始终否认事发第二天就知道凶手身份,一直对我们避而不见。”

  夫妻俩相亲认识互生好感

  被害后未要回嫁妆和补偿

  何某霜与郑浩相识于2017年2月的一次相亲,郑浩一家原本是温州乐清人,在天津定居。1994年出生的何某霜认为比自己大2岁的郑浩人还不错,同时她也感受到郑浩对自己的好感,两人接触后渐渐走到了一起。见过双方父母后,2018年四五月份时,俩人开始准备婚礼,6月份结婚后,何某霜随郑家到天津定居。

  596573a412514552ba9a86e633a9e18f.jpeg

  何某霜生前与郑浩合影(何家提供)

  何倩说,温州嫁女儿很重视,父亲给妹妹的嫁妆也很厚重,“我爸给我妹名下转了500万原始股金,然后又给了100万嫁妆给男方家。”何倩说,妹妹被害后,温州乐清老家流言四起,有说何某霜是被前男友情杀的,也有说郑家给了何家巨额补偿的,“我们双方确实坐下来聊过,郑家爸爸说生意不是很好,撩开衣服说刚做过手术之类的,根本没有提什么巨额补偿,我们也分文未取。反倒是我爸说那100万现金嫁妆不要了,只是把股金转回到我父母名下了。”

  【闺蜜】

  夫妻常为琐事吵架

  在津日子还算可以

  施惠是何某霜的大学室友,更是闺蜜。凡是感情的事情,何某霜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施惠。说起何某霜与郑浩的感情,施惠用“经常吵架”来形容。“她是个特别感性的姑娘,人很好很漂亮,对朋友们很暖很会照顾人。”在施惠看来,何某霜身上有南方女孩典型的温柔善良。

  3e343e1447e640edb997dd499fe89f30.jpeg

  闺蜜与何某霜聊天截图(施惠提供)

  何某霜搬到天津后,闺蜜间有时几天不联系,但有时一联系就要一连几天从早聊到晚,“她到了天津没有朋友,觉得孤单的时候就会找我聊聊天。”施惠说,“单说感情上她是个急脾气,俩人经常为了很小的事争吵,她觉得男方不让她,男方也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她有段时间经常给我打微信电话,一聊就是好久,我也劝她稍稍做出改变。”

  来到天津没两个月,何某霜应聘了一份与在老家时相同的工作——教育机构当英语教师。9月中旬新婚夫妻去澳洲度蜜月经过杭州时,何某霜曾与施惠约了一顿饭,“那时候我问她过的好不好,她说公公住院了,她也在医院帮忙,说到夫妻关系,她说和以前一样,还是为了鸡毛蒜皮吵架,但婆婆对她还可以,在天津整体还是开心的。”

  【案发现场】

  保安看到冒烟报警

  案发后邻居也搬走

  8月9日,记者来到何某霜遇害的天津市河东区某小区,何某霜遇害的家距离小区其中一个门的保安室只有几米远。当班保安告诉记者,凶案是2018年10月23日上午10点多发生的,最先发现情况是当时的一名保安,“看到房子冒烟了,然后报警了才知道发生了凶杀案。”何某霜所在的房子是多层住宅,何某霜及郑家居住的是一层跃二层,当班保安指着二楼被熏黑的外墙说,“就是二楼的那个房间,当时全熏黑了,玻璃也都坏了,这玻璃都是后换的。”

  7b7a82faa98747beb4e4b9cec9252dd0.jpeg

  二楼墙面熏黑的痕迹依然可见

  因为距离保安室比较近,保安们对何某霜及郑家人也颇有印象。“开始是儿子和妈妈在这住,后来结婚装修了几个月,然后儿子、媳妇和妈妈一起在这边住,有时候爸爸也会来,但不是经常。”该名保安回忆说,“女孩长的高个儿漂亮,男孩看着也是斯文的,他们家人看着还都挺好的,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就有一次看到小夫妻好像闹别扭了,但过日子也难免。”

  记者连续敲了郑家家门几次,都无人应答。保安说,自从2018年发生凶案后,基本没太看到郑家人回来,就连隔壁的邻居也搬走了,“这快一年了都没看到他家(郑家)人了,紧挨着他家的邻居害怕,也搬走不敢回来住了。”

  【郑家】

  郑家暂不想进行回应

  何倩说,郑家来到天津二十多年,在天津经营灯具生意。由于在住处未找到郑家人,记者来到了郑家经营在某商场的“黄埔灯饰”。在该商场,标着“黄埔灯饰”LED标牌的有两个店面,一个靠近电梯,一个在靠近中间的位置。

  记者首先走进靠近电梯的店面内,听到记者打听黄埔灯饰,店内唯一的女营业员有些警惕,一再追问记者到底干什么。当记者表明身份希望联系郑家人时,该女店员说,虽然标着黄埔灯饰,但店铺老板并不姓郑,而是姓程(音)。被问到另一个店面的情况,该女店员明显不耐烦地说,另一个店面之前是郑家的,但2018年底已经退了,现在另一家店面的灯具都是程老板的,店面也不是程老板新租赁的而是暂用的。对于郑家与营业员刘琳,也就是凶手妻子的关系,该女店员反复向记者强调“关系非常好”。

  随后记者来到另一家标着“黄埔灯饰”的店面,相比于第一个店面这一处店面灯光暗了许多,店面内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坐在沙发上正在打电话。放下电话后,对于记者的问题表示一概不知,在记者追问下,该男店员说,刚才接到了第一家店面女店员的电话,告诉他什么都不要说。而当记者走出该店面时,第一个店面的女店员就站在不远处观察记者动向。

  靠近两家黄埔灯饰的一家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店员刘琳有明显口音,并不是天津人,有时会看到刘琳的孩子来到店里玩,对刘琳的爱人,也就是凶手并没有什么印象。据他所知,目前郑家除了儿子郑浩还在天津工作,其他人都回了老家。对于此前女店员所说的黄埔灯饰的程姓老板,该老板说,程姓老板是郑浩父亲的小舅子,平时店铺都是程姓老板夫妇打理。郑家人也会来几次,但凶案发生后,再没见到郑家人和刘琳出现。

  8月9日上午,记者多方打听到郑浩的联系方式并拨通了电话,希望了解郑家是否刻意隐瞒凶手身份?是否与凶手有过结?是否知道何某霜手机去向等问题。但电话接通后,郑浩表示,对于此事,家人暂时不会回应,需要澄清或发声明时会第一时间联系记者。

  (津云新闻记者鲍燕 文并摄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何某霜

  郑家

  郑浩

  郑家人

  凶手

  阅读 ()

达到当天最大量

优德w88官方手机版